<menuitem id="2ijr8"><address id="2ijr8"><ol id="2ijr8"></ol></address></menuitem><menuitem id="2ijr8"></menuitem>

  • <sup id="2ijr8"></sup>
    <optgroup id="2ijr8"></optgroup>

    <dl id="2ijr8"><strong id="2ijr8"><button id="2ijr8"></button></strong></dl>
    <source id="2ijr8"></source><bdo id="2ijr8"></bdo>

      <dl id="2ijr8"><dfn id="2ijr8"></dfn></dl>

      夯實數據基礎制度根基 助力數字經濟騰飛

      發稿時間: 2023-02-03 09:53 來源:人民郵電報 作者:薛興華 2023-02-03
      分享X

      數據作為新型生產要素,是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基礎,已快速融入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和社會服務管理等各環節,深刻改變著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社會治理方式。數字經濟的新業態、新模式、新業務,使得數據被大規模采集、開發、使用和交易,然而缺乏規范的數據基礎制度保障,容易導致數據流通交易受阻和市場秩序混亂,引發數據安全法律風險。為此,2022年12月2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明確將從數據確權、數據流通交易、數據收益分配及安全治理四個層面推動數據基礎制度建設,實現數據流通和交易全鏈條監管,督促各級政府部門齊抓共管,共創數據交易保障體系,為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營造良好的法治環境。企業需要根據相關法律規定承擔網絡安全和數據保護義務,建立本企業的可參照執行和監督制度規定。

      數據基礎制度建設的重點內容

      ——數據產權制度。數據作為數字經濟的第一生產要素,其權屬問題不僅影響開發利用和流通,也將影響數字經濟的創新發展。明確所有權歸屬,是商品參與市場交易的前提條件,只有承認數據具有交換價值和財產權益,才能確定數據的所有權。隨著數據產業和交易的不斷發展,市場主體因數據收集、處理、利用而產生的糾紛日益頻發,如何保護市場主體的數據財產權益,成為亟須研究解決的重要問題。明確數據產權歸屬、建立數據產權制度,是推進數據要素市場化的重要前提。推動數據產權制度的建立與完善,讓數據確權更精準、數據流動更通暢,數字經濟才能獲得強大的創新活力。探索數據產權結構性分置制度,推進實施公共數據確權授權機制,推動建立企業數據確權授權機制,建立健全個人信息數據確權授權機制,建立健全數據要素各參與方合法權益保護制度顯得十分必要。數據產權制度體系是支撐數字經濟發展壯大的關鍵環節。建設數據產權制度,重在做好數據分類分級及數據產權分置,保護數據要素市場各參與方的合法權益。

      ——流通交易制度。建立數據要素流通和交易制度,需要完善數據全流程合規與監管規則體系,建立規范高效的數據交易場所,培育數據要素流通和交易服務生態,構建數據安全合規有序跨境流通規則。建立數據流通準入標準規則,強化市場主體數據全流程合規治理,確保流通數據來源合法、隱私保護到位、流通和交易規范。結合數據流通范圍、影響程度、潛在風險,區分使用場景和用途用量,建立數據分類分級授權使用規范,加強數據質量標準化體系建設,推進數據采集和接口的標準化,保障數據處理者依法依規在場內和場外采取開放、共享、交換、交易等方式流通數據。推動公共數據按政府指導定價有償使用,企業與個人信息數據市場自主定價。構建規范高效的數據交易場所。加強數據交易場所體系設計,統籌優化數據交易場所的規劃布局,建立健全數據交易規則,制定全國統一的數據交易、安全等標準體系,突出國家級數據交易場所合規監管和基礎服務功能,強化其公共屬性和公益定位,推進數據交易場所與數據商功能分離,鼓勵各類數據商進場交易。促進區域性數據交易場所和行業性數據交易平臺與國家級數據交易場所互聯互通。

      ——收益分配制度。依法保護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組織在使用、加工等數據處理活動中形成的法定或者約定的財產權益,以及在數字經濟發展中有關數據創新活動取得的合法財產權益。企業將個人原始數據進行加工、整合、分析、挖掘以形成新的有價值的數據產品或服務,應當受到法律的保護。按照“誰投入、誰貢獻、誰受益”原則,著重保護數據要素各參與方的投入產出收益,依法依規維護數據資源資產權益,確立個人、企業、公共數據分享價值收益的方式,建立體現效率、促進公平的數據要素收益分配制度及市場評價機制,促進勞動者貢獻和勞動報酬相匹配,保障在開發挖掘數據價值各環節的投入獲得相應回報,充分體現數據價值創造和價值實現的激勵導向。加大政府在數據要素收益分配中的引導調節力度,建立公共數據資源開放收益合理分享機制,允許并鼓勵各類企業依法依規依托公共數據提供公益服務。推動大型數據企業積極承擔社會責任,強化對弱勢群體的保障幫扶,防范和有效應對數字化轉型的各類風險。

      ——安全治理制度。數據在創造價值的同時,也面臨著被泄露、篡改和濫用等風險,如何確保數據安全,守住安全底線,明確監管紅線,加大重點領域執法力度,必須建立數據要素的安全治理制度,構建政府、企業、社會多方協同的治理模式。充分發揮政府有序引導和規范發展的作用,打造安全可信、包容創新、公平開放、監管有效的數據要素市場環境。強化分行業監管和跨行業協同監管,建立數據聯管聯治機制,建立健全鼓勵創新、包容創新的容錯糾錯機制。建立數據要素生產流通使用全過程的合規公證、安全審查、算法審查、監測預警等制度。健全數據流通監管制度,制定數據流通和交易負面清單,明確不能交易或嚴格限制交易的數據項,營造公平競爭、規范有序的市場環境。壓實企業的數據治理責任。鼓勵行業協會等社會力量積極參與數據要素市場建設,建立數據要素市場信用體系,逐步完善數據交易失信行為認定、守信激勵、失信懲戒、信用修復、異議處理等機制。

      發揮企業培育數據要素市場重要作用

      企業作為數據資源的擁有者,在數據要素市場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國家加強數據基礎制度建設,為規范數據處理活動、促進數據依法有序自由流動、保障企業數據權益和數據安全營造良好的法治環境,加快數據要素市場培育,推動數字經濟更好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應當發揮企業在培育數據要素市場中的重要作用。

      創新數據合規管理體系。企業應當按照法律法規、監管規定和行業準則構建數據合規組織體系,保障數據安全和使用的依法合規。企業需要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分別對“網絡運營者”“數據處理者”“個人信息處理者”“關鍵信息基礎設施運營者”等不同主體承擔的網絡安全和數據保護義務,建立本企業的可參照執行和監督制度規定。認真研判國家創建數據基礎制度對推進數據合規體系建設的新要求,創新數據合規管理制度體系,在制度建設、技術路徑、發展模式等方面先行先試,做大做強數據要素型企業。

      推動數據產品和服務創新。培育數據要素市場應從法律制度與企業機制建設方面著手,對個人數據、政務數據和企業數據進行合理劃分,對企業數據的采集權、使用權、收益權、處分權進行合理分配,有效促進數據資產化,保護數據主體權益,實現數據產品和業務服務的創新。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企業開發應用數據產品和提供服務的法律保障有:有權使用或許可他人使用其開發的數據產品。企業對收集到的用戶數據經過整理、分析、匿名化處理后才能成為數據產品,數據產品作為與原始用戶數據無直接關系的衍生數據,已經獨立于原始的用戶數據,企業在此過程中需要投入大量的智力勞動成果、人力及物力,理應對數據產品享有財產性權益。有權處分其開發的數據產品。企業既可以通過出售、轉讓等方式處分數據產品,也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徹底毀滅其開發的數據產品。企業有權享有數據產品帶來的經濟收益。數據產品自身具備實質性的商品交換價值,同時數據產品的應用能夠為企業轉型升級和服務數字經濟社會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建立與行政司法機關溝通機制。我國高度重視數據合規在立法中的頂層設計,通過加強監管,不斷強化和落實企業責任主體的義務?,F在立法頂層設計很少聽到企業的聲音,突出表現在監管層面與企業合規體制問題,使得涉及數據產權保護和安全的立法領域存在不足,缺乏有效的司法和行政保護。企業應當高度重視法律法規、監管規定、國際標準在規范數據要素市場的新要求,加強與司法及行政部門的交流溝通,及時了解和掌握法院司法審判動態、行政保護規則、政府監管政策,爭取更多的法律支持和業務指導。針對可能發生和已經出現的法律風險重點領域,定期舉行分析研討會,剖析典型案例暴露出的漏洞及需要改進的方面,有效防范和化解數據要素市場發展中的法律風險。

      新聞附件:

      促新能源汽車消費,多地齊放“大招”!

      特別推薦

      相關新聞